伊朗步步逼向協議底線 歐洲能否承受“極限施壓”

優雅文字 淺語四季 瀏覽

小編:原標題:伊朗步步逼向協議底線,兩難的歐洲能否承受“極限施壓”? 當地時間2019年7月2日,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1日證實,伊朗已經打破了基于其計劃(伊核協議)的300千克(濃縮鈾儲量)限制。視覺中國 圖 “伊朗已經打破了基于其計劃(伊核協議)的300千克(濃縮鈾儲量)限制。”伊朗外長扎里夫7月1日說道,雖然晚了些時日,但這也表明,6月17日伊朗當局所稱濃縮鈾儲量

  原標題:伊朗步步逼向協議底線,兩難的歐洲能否承受極限施壓”?

  當地時間2019年7月2日,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1日證實,伊朗已經打破了基于其計劃(伊核協議)的300千克(濃縮鈾儲量)限制。視覺中國 圖

  “伊朗已經打破了基于其計劃(伊核協議)的300千克(濃縮鈾儲量)限制。”伊朗外長扎里夫7月1日說道,雖然晚了些時日,但這也表明,6月17日伊朗當局所稱濃縮鈾儲量突破上限的“十日之約”并非空話。

  6月19日,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沙姆哈尼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,如果違反聯合全面行動計劃的國家不重新履行義務,德黑蘭將分階段地繼續提高鈾的濃度和重水的生產。

  根據2015年7月伊朗與美、英、法等六國簽署的伊核協議,伊朗低豐度濃縮鈾儲量不得超過300千克,可制備的濃縮鈾豐度限制在3.67%以下。

  在伊朗方面作出上述聲明后不久,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即指責伊朗的行為是在“玩火”,白宮發聲明稱,絕對不允許伊朗發展核武器。歐盟則繼續規勸伊朗留在核協議內。

  衛星通訊社7月1日援引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?里亞布科夫的話說,伊朗低豐度濃縮鈾儲量突破上限并不令人意外,300公斤濃縮鈾儲量“是德黑蘭在伊朗核協議框架下自愿做出的承諾”。

  伊朗表示這次行為的性質“可逆”。

  距離核武器化仍有距離

  國際原子能機構發言人弗雷德里克·達爾7月1日當天表示,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干事天野之彌證實,伊朗豐度3.67%的低濃縮鈾的儲量超過300千克。

  “即使伊朗已經超過了300千克(濃縮鈾儲量)的門檻,這距離擁有足夠制造核彈的庫存量還有很遠的路。”威爾士卡迪夫大學國際關系教授、核不擴散專家安妮·哈靈頓(Anne Harrington)表示。

  據美國CNBC報道,低濃縮鈾中只有3.67%的U-235鈾同位素才可用于制造核武器,而伊朗使用現有的濃縮鈾存量制造核武器是不現實的。在3.67%的濃縮水平時,伊朗需要儲備大約三倍于目前的儲量(1050千克),且需要進一步提升豐度才可為制造一顆核彈提供足夠材料。

  安妮·哈靈頓認為伊朗并未表現出意圖核武器化的跡象。

  “重要的是,伊朗沒有將鈾武器化(豐度為85%-90%),而是將濃縮鈾保持在低豐度。”伊朗政策分析人士阿里-禮薩·艾哈邁迪(Alireza Ahmadi)在接受澎湃新聞()采訪時也認為,“伊朗也沒有拒絕(聯合國的)核查人員,他們仍然可以證明伊朗并沒有任何獲得核武器的意圖。”

  盡管威脅“退約”,但伊朗尚未展現出欲將鈾濃縮豐度提升到2015年伊核協議簽署前的水平。一旦伊朗鈾濃縮豐度達到20%,那樣距離制成核武器將僅一步之遙。顯然,在低豐度的濃縮鈾儲量突破300千克之后,距離值得擔心的1050千克儲量和進一步提升豐度之間,仍有一段路要走。

  伊朗官方也表示這次行為的性質“可逆”,為談判留足了余地。

  “世界已經告訴伊朗人,他們需要務實,他們需要與世界作出艱難的妥協,伊朗人的確這樣做了。”艾哈邁迪強調說,“伊核全面協議中包括了一些其他國家從未做過的妥協,但結果仍然是(伊朗面臨)更多的經濟‘戰爭’,以及來自華盛頓更多的軍事威脅。”

  2018年5月,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,并陸續重啟一系列對伊朗的制裁。今年5月8日一周年之際,伊朗總統魯哈尼就伊核協議發表聲明稱,伊朗將收回部分伊核協議的承諾,給伊核協議締約方60天時間,執行原油和銀行領域的承諾;60天后,伊朗將收回更多的承諾,并將增加濃縮鈾的水平,不再向其他國家出售濃縮鈾和重水。

  美國解釋性新聞網站Vox分析稱,伊朗對美國制裁的反擊只有兩個最佳選擇:威脅破壞全球能源貿易、停止遵守核協議條款。Vox認為,迫于制裁造成的重壓,伊朗可能會做出“雙管齊下”的策略,而這兩種選擇均“非常冒險”。

  “這或多或少與過去15年伊朗的行為一致。”美國海軍研究生院的伊朗研究專家阿弗森·奧斯托瓦爾評論道,“自2005年以來,伊朗多次表示其抵制國際及外部壓力的意愿。伊朗希望通過一些進攻性、自信的行為來反擊美國,盡管這些行為可能引發與美國的進一步沖突。”

  “一臺沒有燃料的漂亮車”?

當前網址:http://www.owqoml.tw//wenzi/151327.html

 
你可能喜歡的:
二肖中特期期准免费1